<dd id="zaqdq"><big id="zaqdq"></big></dd>

<em id="zaqdq"><tr id="zaqdq"></tr></em>

  • <form id="zaqdq"><strike id="zaqdq"></strike></form>

    加載中…
    個人資料
    南都觀察NaradaInsights
    南都觀察Narada
    Insights 新浪機構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2,756,543
    • 關注人氣:1,935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教育焦慮下沉,誰為孩子的假期教育買單?

    (2019-10-16 12:35:53)

    作者:姚祥,公益人


    假期漫長、缺乏陪伴和監督,家長開始擔心自己的孩子沉迷手機。意外的,課外補習不僅能把孩子“關起來繼續學習”,還能創造一個暫時“沒有手機”的環境。

    城市家庭往往能找到價格合適、興趣對口的輔導班,但在鄉村,一些家長有了新的焦慮——就近的鎮上不一定有輔導班,即使有,也不一定合適,要么質量不高,要么課程不全;送孩子去縣城補習的話,孩子不一定有人照顧,交通或住宿也是新增的開支。難道自己的孩子在假期只能玩手機嗎?


    “質”與“量”都不夠的鄉鎮輔導班

    張艷玲家住重慶東北部的一個鄉村,村子距離小鎮大約一公里。“90后”的她是一名微商,一個月能有一千多元的收入。長期留守農村,這已經是讓她“滿意”的收入了。除了自己剛出生的孩子,她還要照顧念五年級的侄子小軍——小軍是張艷玲的哥嫂的兒子,和張艷玲的丈夫一樣,哥嫂也在外打工。

    在她看來,周圍人的收入水平其實都在增高,家長們也很重視孩子的教育,對各類輔導班有著真實甚至迫切的需求,但鎮上輔導班的類型和數量都太少了,“現在鎮上只有一家舞蹈班。以前有一家跆拳道(的輔導班),小軍還去上過,但不知道為什么就沒有繼續開了”。

    “小軍一回家就玩手機,我又要照顧自己的娃娃,有點忙不過來。”張艷玲說,“假期那么長,我們都希望小軍能選一個他喜歡的課外輔導班,但是鎮上沒有,今年就沒有去。”她還表示,周圍孩子的父母基本都外出打工了,孩子大多由爺爺奶奶照顧,又有農活要忙,所以課外輔導班在村里的需求其實比較大。

    鎮上只有一家舞蹈培訓班,價格大約600元一個月,這是張艷玲能承受的。除此之外,就只是偶爾在暑假時會有一兩個不太正規的語數外等輔導班。“有些是過來兼職的老師,有些是沒有資格證的幼師。”當地學校的老師也有在自己家里為小軍補習過奧數,但小軍并不感興趣,后來就沒有上了,如果還有跆拳道的話,“估計他會很喜歡”。

    小鎮距離縣城有十多公里,如果去縣城上輔導班,每天往返很不方便,家長也不放心孩子的安全。

    教育焦慮下沉,誰為孩子的假期教育買單?

    2018年10月,西南地區一名退休老師在假期的時候為孩子們補課。 © 謝運

    關于課外輔導班的教學質量,張艷玲也有些無奈:“感覺機構的老師就是和孩子們玩一下而已。”小軍的性格比較內向,暑假的時候也不怎么出去玩,一般就在家窩著玩游戲或者做點其他事情,很少主動學習。雖然不用為孩子外出下河游泳而擔憂,但張艷玲又擔心這樣會影響孩子的學習。

    在另一座鄉村里的“70后”劉明飛,同樣為孩子的假期犯難。

    劉明飛與妻子在當地做生意,經常凌晨三點就起床,晚上七八點才回家,經常無暇關注女兒的學習。盡管家離鎮上較近,但并沒有讓他滿意的輔導班。“鎮上的輔導班全是跳舞等類型的,語數外之類的輔導班只有中學才有。”他覺得已經上六年級的女兒需要的不是舞蹈培訓,女兒成績不怎么理想,需要文化課的補習。

    “連吃飯的時候都在玩手機”,由于假期經常不在家,孩子一般是和爺爺奶奶住,手機成了女兒每日的陪伴。

    劉明飛特別希望女兒能去縣城的中學接受更好的教育,但“只能看孩子的成績”。女兒對課業輔導也沒有什么意愿,手機的吸引力遠遠大于學習,尤其在假期,劉明飛覺得孩子都玩“瘋”了。


    ▌輔導班有市場,但大學生返鄉創業難

    曾在重慶一個鎮上做過幾年鄉村工作的張蕭表示,目前鎮上對課外輔導班仍舊是一個“放養”的態度,課外輔導班并未納入到鄉鎮教育體系建設中來。

    這種情況下,課外輔導班的設立完全由市場因素決定,但是由于各種原因,一些輔導班要么質量參差不齊,要么經營時間不長。

    以劉明飛所處的小鎮為例,2017年該鎮有35176人口,如果按照8:1的比例來換算(每8人中,有1人處于小學階段的),有約4397人在小學階段。一家舞蹈類的輔導班并不能滿足上千學生或其家庭的輔導需求。

    林晨大學畢業后就回到家鄉創業,目前已經在4個鄉鎮上開設了吉他培訓班。“比較火爆,一般會有幾十人。針對孩子的需求,我們也開設相關文化類的課程輔導。”

    有人指出,這種現象會讓“唯成績論”的教育觀蔓延到鄉村,讓孩子學習負擔過重。對此,位于重慶的“雨中駱駝公益”以抽樣的形式訪談了張艷玲所處村落的17位家長,其中88%的家長希望在未來的公益活動中能夠給予孩子更多的文化課輔導,有58%的家長表示希望培養孩子一些興趣技能。相比課外興趣,“分數”在家長的觀念中仍然最重要。

    針對這一現象,林晨分析道:“這與鄉村地區家長與孩子之間的陪伴以及家長的受教育程度有關。對家長來說,“分數”仍舊是突破城鄉壁壘的最直接工具,雖然他們的教育觀念相較于上一代已經大為改觀,但是在這種環境下,仍舊避免不了過分重視孩子的成績。

    盡管有市場潛力,但林晨也遇到了經營發展的困難,尤其是老師難招聘、流動性大,年輕人們更愿意去城市。也因此,林晨的輔導班的規模還比較小。


    誰為孩子的假期教育買單?

    如果說商業的路線還有眾多障礙,公益的形式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嗎?

    今年7月,雨中駱駝公益聯系到重慶一所鄉村小學的校長,想申請借用學校的場地用于當地學生的支教。校長表示,在假期,學校是不允許公益支教的,因為涉及到人員管理、安全保障等問題。在上學的路上,還存在下河游泳造成溺亡等安全隱患,因此學校在原則上不允許暑假期間的大學生支教活動。另一方面,當地教師在假期都有其他的事,校方也無法管理。

    2017年,縣城某中學便發生過支教的大學生下河游泳而溺亡的事情。而在張校長看來,支教可以找當地村委會,這樣的話安全也比較有保障。

    教育焦慮下沉,誰為孩子的假期教育買單?

    部分村委會積極為大學生支教提供場地支持以及其他幫助。 © 雨中駱駝公益

    王晶晶是某重點大學支教團的負責人,因為之前聯系合作的學校正在翻修,今年社團需要聯系其他村小。本以為鄉村小學會很歡迎他們的到來,但是接連的“碰壁”讓她苦惱不已。她想不明白為什么會是如此情況,畢竟支教團有多年的經驗累積。最終她在一家志愿者協會的介紹下,聯系到一家村委會,在村委會旁的壹樂園(壹基金的一個公益項目)開展支教服務。

    商業性質的培訓經營困難,公益性質的支教又受到阻礙,關于教育的焦慮從城市下沉到農村,解決方案卻沒有跟著下沉。“在外掙票子,回家修房子,留下老人與孩子”的順口溜仍舊被當地人提起,家長們也不想給孩子們用手機,然而他們常年漂泊在外或早出晚歸,因此只能通過手機與孩子溝通——這是他們唯一的“情感聯系”。

    去年,一塊“可能改變命運的屏幕”引發熱議,輔導班或鄉村學校用互聯網傳授知識,是當前較為直接的手段。但從長遠看,政府應加大對鄉鎮基礎教育設施的投入,如修建鄉鎮圖書館、提高鄉村教師待遇與教學硬件環境等;另一方面,社會公益力量也應持續介入,如壹基金的壹樂園、途夢的“遠程職業教育”等公益項目都有利于提升農村教育質量,縮短城鄉教育水平,從而有效的緩解家長們的對孩子“分數”的焦慮。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caoprom超碰公开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