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aqdq"><big id="zaqdq"></big></dd>

<em id="zaqdq"><tr id="zaqdq"></tr></em>

  • <form id="zaqdq"><strike id="zaqdq"></strike></form>

    加載中…
    個人資料
    育邦
    育邦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38,622
    • 關注人氣:2,271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育邦VS邵風華|諾貝爾文學獎“雙黃蛋”為什么是他們

    (2019-10-16 19:51:16)
    分類: 嗨,看看育邦在干啥

    2019年10月10日,諾貝爾獎官方宣布:2018年度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波蘭女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2019年度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獲獎理由如下: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她敘事中的想象力,充滿了百科全書般的熱情,這讓她的作品跨越文化邊界,自成一派。”

      彼得·漢德克:“他兼具語言獨創性與影響力的作品,探索了人類體驗的外圍和特殊性。”

      詩人、小說家育邦與邵風華就此展開一場有趣的對話。

      
     

      1 

      育邦:

      10月10日傍晚,諾貝爾文學獎下出了雙黃蛋:2018和2019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終于揭曉。

       

      邵風華:

      是的,獲獎者分別是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和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終結了多日來文學圈在網上網下的種種猜測和議論。

       

      育邦:

      開獎之前的幾天,英國博彩公司Nicer Odds公布的賠率榜在文學圈和媒體界引發了熱議……國內好像下注最多的是中國作家殘雪和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

       

      邵風華:

      在那個榜上,中國作家殘雪、余華和詩人楊煉榜上有名,殘雪一度排到第四位,所以獲得了更多的關注。一直以來,殘雪以其孤傲自立的寫作姿態出現在國內文學版圖之中,她的堅持得到了人們的尊敬。

       

      育邦:

      阿多尼斯以“精神上的流放者”自居,是世界詩壇享有盛譽的當代阿拉伯杰出詩人,有評論者稱其為“一位偶像破壞者、社會批評家,一位在思想和文學語言方面富于革新精神和現代性的詩人”,當然他經常來中國,在中國有較高的知名度。但我個人對他持保留意見。


      在開獎前幾天,你就說彼得·漢德克能得獎。恭喜你中獎,假如你要下注的話,可以贏得不菲的獎金啊!你為什么會押他呢?這很神奇。

       

      邵風華:

      哈哈,這種猜測雖然是一種游戲,但并非全無依據。一是基于我多年來對世界文學的關注,,再就是出于對于對彼得·漢德克的熱愛,盼望他能夠得獎。漢德克這樣的作家是我的偶像,滿足了我內心深處對于文學的景仰。對于這兩位獲獎者,你有沒有覺得意外?

       

      育邦:

      對于托卡爾丘克和漢德克獲獎,從文學價值與當今世界文學趨勢上判斷,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無疑,經歷一百多年風風雨雨的諾貝爾文學獎仍然是我們這顆藍色星球上最為權威的文學獎項,盡管這中間爭議不斷。


      2018年,奧爾加·托卡爾丘克被授予布克國際獎,我就清楚又一位重要作家產生了。我認為她是當今世界范圍內最優秀最有創造力的小說家之一,肯定會成為諾貝爾文學獎的有力競爭者。只是沒想到,榮耀這么快幸運地降臨于她。我總是想菲利普·羅斯應該拿了,可是2018年他離開了這個世界;我還想米蘭·昆德拉應該拿嘛,可是似乎遙遙無期……


      邵風華:

      近現代以來,波蘭是一個命運多舛的國家,請談談你對于波蘭文學的印象。


      育邦:

      國家不幸詩家幸。20世紀以來的波蘭文學異彩紛呈,大師迭出,正成為世界文學版圖中最有創造力和影響力的部分。托爾德·貢布洛維奇,切斯拉夫·米沃什,布魯諾·舒爾茨,亞當·扎加耶夫斯基、維斯瓦娃·希姆博爾斯卡、茲比格涅夫·赫伯特,科幻作家斯塔尼斯瓦夫·萊姆等,都是最具獨創性和最有才華的作家和詩人。

      詩人米沃什、希姆博爾斯卡都獲得諾獎了,今年小說家托卡爾丘克再次折桂,波蘭文學可算是諾貝爾文學獎中的大贏家。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 

      2

      邵風華:

      這次獲獎的兩位都是歐洲作家。也許有人會對此心存疑惑、不滿,甚至重提西方中心論的說法。其實,從現代文學的起源和發展上,從當下文學成就上來看,這樣的結果毫不奇怪。

      事實上,現代文學、詩歌、戲劇乃至哲學的源頭正是在歐洲。而且擁有創新的偉大傳統。

       

      育邦:

      彼得·漢德克的《卡帕斯》被認為是與貝克特《等待戈多》相媲美的現代主義戲劇,每年在全世界有很多版本在上演,有無數的觀眾在觀看。你覺得,《卡帕斯》與《等待戈多》,漢德克與貝克特,他們之間是一種怎樣的關系呢?


      邵風華:

      在戲劇領域,漢德克承繼了貝克特又有所推進。《卡斯帕》與《等待戈多》都是對傳統戲劇的反叛,它們最大限度地消除情節和沖突,以“語句的形式來表達世界”。它們都在精神和內涵上達到了哲學的高度。在《卡斯帕》之前,漢德克還有一部在形式上更為怪異的劇作《罵觀眾》,全劇僅由互不相干的獨白構成,舞臺上的四個表演者沒有任何交流,各自對觀眾噴射著“冒犯之語”。他們的作品,都可以用漢德克所命名的“說話劇”來指稱,在本質上,它們其實是“反戲劇”。

      關于托卡爾丘克,請談談你對她的認識和了解。


      育邦:

      從目前翻譯成中文的托卡爾丘克的兩部長篇小說《太古和其他的時間》與《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來看,托卡爾丘克的寫作形式感非常明顯,就是片段寫作。有評論家認為托卡爾丘克一節一節的片段敘事如同敘事水晶,并且“敘事水晶成長為一種理想的尺寸,其獨立結構不會破壞故事整體平衡”。而托卡爾丘克自己說得更有意思,她解釋說這就像古人看天空中的星星并將它們分組,然后又將它們與人或動物的形狀聯系起來,她稱之為“星座風格”,將故事、隨筆和文學素描送入軌道,使讀者的想象力形成有意義的形狀。


      哦,她還是一個喜歡到處收集故事的“女巫”。她把民間傳說、童話寓言、史詩神話和現實生活糅合進一個文本中,把文化的、歷史的、科學的、生活的各種元素立體地交叉到一起,把宏大敘事轉化為一個個細微的“敘事水晶”晶體,發展著她既紊亂暴戾而又和諧統一的“星座風格”。在她制造的巨大“星座”中,樸素與復雜、天真與睿智、崇高與骯臟、苦難與幸福都神奇地融為一體。她的書充滿奇思妙想,涌動著不同尋常的事物,而魔幻與神奇又根植于現實生活之中。正如她的中文譯者易麗君教授說言:“她建立了這樣一種信念:文學作品可以是既易懂而同時又深刻的,它可以既簡樸而又飽含哲理,既意味深長而又不沉郁。在她的小說中,日常生活獲得了少有的稠度,充滿了內在的復雜性、激烈的矛盾和沖突,以及耐人尋味的轉折和動蕩不安的戲劇性。”總體上看,托克爾丘克敘事自由,充滿激情,富有活力,明顯有巴赫金說的那種敘事狂歡化的特征。她的作品是面向過去的“尋根”,是一種“歷史頓挫”;她的作品面向現實的觀照,是一種“時代印記”;她的作品是面向未來的憧憬,是一種文學“烏托邦”。


      邵風華:

      托卡爾丘克的文學之根深深地扎于波蘭這片國土。


      育邦:

      在專事寫作之后,托卡爾丘克居住在下西里西亞農村,這是波蘭南部地區,二戰后才成為波蘭的一部分。她說:“我很幸運能有這么一塊空白之地來描述,因為在波蘭文學中沒有關于它的傳說或童話故事。”

       

     
     
    彼得·漢德克

       

       3

       

      育邦:

          最近幾年,你常常跟我和其他朋友說到彼得·漢德克,可謂是他的忠實擁躉。 


      邵風華:

      彼得·漢德克最早進入我們的視野,大概還是由于他的戲劇作品,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孟京輝就排演了他向漢德克的《罵觀眾》的致敬之作。由他編劇、文德斯執導的電影《柏林蒼穹下》也已成為電影史上的經典。大約從2013年開始,彼得·漢德克的小說和戲劇作品開始集中譯介出版。


      彼得·漢德克出生于二戰期間的1942年,戰爭所帶來的童年陰影始終伴隨著他的寫作。在此后漫長的文學生涯中,他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不僅以戲劇作品與貝克特比肩而立,而且獲得了畢希納文學獎、卡夫卡文學獎等重要獎項,被稱為德語文學“活著的經典”。


      漢德克始終堅持文學的嚴肅性,他認為這個世界沒有比嚴肅更美妙的東西。他一直不斷創新,反對傳統文學觀念中封閉的敘述方式 ,強調文學要探索自我,表現還沒有被意識到的現實,要“脫離不必要的虛構形式……而更重要的是表達感受,借用語言,或者不借用語言。”


      說到語言,語言創新稱得上是漢德克文學追求的第一要義。他的獲獎理由即是:“他兼具語言獨創性與影響力的作品,探索了人類體驗的外圍和特殊性。”美國作家厄普代克指出:“漢德克具有那種有意的強硬和刀子般犀利的情感。在他的語言里,他是最好的作家。”


      漢德克很少直接進行宏大敘事,而是以個人經驗的書寫來反映存在的普遍性,在靜寂中默默承受人生的痛苦與荒誕。或是以一種喁喁獨語的,冷靜而不乏暖調的敘述重現記憶,還原過去的生活和由記憶而鮮活起來的痛苦和恐懼;或是通過較為晦暗的、間離的意識流動,來揭示在精神的臨界狀態下的生活的孤獨與詩意,最終抵達冰冷的真實。在很多作品中,他直面生存現實,探察生存空間的缺失、主體與世界的沖突,意圖通過內省和寫作來構想一個完美的世界。他無視外界的壓力,一意孤行,通過一系列戲劇和游記作品揭露潛藏著戰爭的現實和人性的災難,堅定地把自己的文學創作看作是對人性的呼喚與反思。


      在藝術上,盡管人們覺得他離經叛道,充滿實驗和現代主義精神,但漢德克認為自己是一個傳統作家。他將自己認定為托爾斯泰的后代,一個傳統經典作家。他將詩歌視為自己的靈魂,認為自己是“一個具有詩意的作家”,只是帶著一些戲劇性的傾向。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我覺得漢德克的獲獎,使諾貝爾文學獎減少了一個可能出現的遺憾。


      育邦:

      在我看來,如果說這兩位獲獎作家有什么共同之處,那就是對現有文學樣式和文學秩序的“反叛”。他們高舉歐洲文學中不斷創新不斷發現的偉大傳統,他們絕不墨守成規,他們在成為自己的時候就開始反對自己,各自以充滿激情的創造力和卓越的才華開拓了小說與戲劇的疆域。他們也都有一副深切關注人類命運與精神狀況的悲憫情懷。這次諾獎雖然是授予他們的作品,更是褒獎兩顆自由不羈的靈魂。


      育邦,從事詩歌、小說、文論的寫作。著有小說集《再見,甲殼蟲》、文學隨筆集《潛行者》《附庸風雅》《從喬伊斯到馬爾克斯》、詩集《體內的戰爭》《憶故人》《伐桐》等,為當代中國70后代表詩人之一。現居南京。 

     
     

      邵風華,詩人、作家,著有詩集《另外的時間》《外高加索詩章》《黃河口詩人部落》(合著),隨筆集《不辭懷抱》等。現居東營。

                                            (來源:《現代快報·讀品周刊》 2019年10月13日)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前一篇:去三河鎮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 前一篇去三河鎮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caoprom超碰公开无码